渡瑞

辣鸡文手。
闪厨。金剑,迦周,拉二咕哒,燕青咕哒。

【报进度】

我会告诉你们我写完吻戏之后就卡文了吗?

我真的太有才了。
书籍:初中二年级思想品德下册76页

【金剑】Fate/Be Reborn

第六次圣杯战争设定。
利亚为御主,大王为英灵。
新坑,目测为中篇。
不定期更。
文笔流水账。

斩灭圣杯的那一刻,骑士王在溢出的金光中看到了很多东西。

幼时练剑。
拔剑称王。
组建圆桌。
出征讨伐。
平定内乱。
重伤身亡。

成为英灵。

回过神来,她已经回到了时间的夹缝,那个凝固的时间点。

灰霾之昏,剑刃之丘。

刺鼻的血腥味弥漫着恐怖的气息。阿尔托利亚用剑撑着身体,脚下是以无数烈士的尸体所堆积成的小山。

她双膝跪地,像是为战死的烈士表示歉意。

荒凉可怖,毫无生机可言。

她抬头,无神的双眸望向昏暗的天幕,阴沉的冷风吹动了她披散的金发。

“终于,又回到了这里……”她呆滞的说着。

鼻腔的酸涩涌上来…忍了多年的泪水终于决堤。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带着嘶哑的哭腔呐喊着。

她是为了谁而道歉?
又是为了谁而哭泣?

是为了脚下数以千计的尸骸残骨吗?是为了在自己剑刃之下死去的魔术复制品莫德雷德吗?

还是为了即使自己拼命挽回也无法改变走向灭亡之路的大不列颠?

泪水一滴一滴地绽放在湛蓝的裙摆上,仿佛在诉说着少女的绝望。

眼前的景象变得朦胧,意识开始渐渐变得模糊。

好想睡一觉…

————————————————————————————

醒来时,阿尔托利亚发现自己处于一片混沌中。

黑暗,阴冷,寂静,潮湿。

她在哪?
她为什么会在这?
她在这里做甚?

脑中不禁泛起众多的疑惑。

她眨眨眼,企图想看清周围的环境。但是,视野已被黑暗笼罩。

刚才的落日剑丘,是梦吗?
原来如此。

身体的刺痛感自心脏部位开始蔓延至全身,她想起身,但仿佛被什么粘稠的泥状物体束缚着,自己越是挣扎,它就纠缠的越紧。

皮肤,肌肉,骨骼被不知名的力量切割撕裂,随后又迅速生长痊愈,紧接着又再次迎来下一次的切割撕裂。

无数次的循环,令她生不如死。

她想撕喊,但喉咙已经溢满了血液,疼痛得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每一次的愈合,原来因英灵化所变得些许的感觉,开始愈发的敏锐起来。

阿尔托利亚突然体会到何为“活着”的感觉。

她正在,获得肉体。

阿尔托利亚终于明白自己身在何处——圣杯的内部,圣杯正在赐予着她肉体。

既然如此,她是否该庆祝一下呢?这意味着她终于不再受到圣杯的束缚,她一直一来所渴望的自由,已经变得触手可及。

但是,身体上所承受的痛苦已经使她无力去庆祝了,血液仿佛已经流干,巨大的无力感令她动弹不得。

已经循环了多少次了呢?
她不知道,也无从知道。

她的意识已经接近于虚无。

                                                                            

             
                                                                               —— 楔 子

咸了

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写打戏?

()

你们都没注意其实我换了头像

无题

为了开新坑而蓄力中。
新坑:
以第六次圣杯战争为背景,呆毛是御主设定,老吉是呆毛的从者。
呆毛为御主的脑洞来自于之前型月出的一张图:水手服呆毛,它的手上有令咒【笑】

我只是单纯的,贱贱的,风流倜傥的,帅气的,开心到爆炸的来晒个卡。

【金剑】光芒

全盘ooc,观看前请慎重考虑。
一个由幻想嘉年华第八集所泛生的脑洞,写着写着就脱了。
与之前的清明梗有些许相似,但毫无关联。
典型玛丽苏×
推荐看完此文后去听听《You Raise Me UP》无论是旋律还是歌词都非常符合意境。

午后,街角的一间咖啡馆开始热闹起来。香浓的咖啡,搭配各种精巧可口的甜点,让人的心情也逐渐放松起来。

金发的男人独自一人坐在看靠窗的位置上,沉默的喝着杯中苦涩的黑咖啡,盛气凌人的血红立瞳望着窗外的街景,仿佛在回忆着什么。

“叮铃铃……”系在咖啡馆木门上的铃铛响了起来,发出清脆的声响。

走进来的是一个扎着马尾的绿发男人,气喘吁吁,大步的走向那个靠窗的位置。

“抱歉吉尔,在路上因为某些事情所以耽误了一会儿,等很久了吗?”绿发男人的脸色颇为尴尬,尴尬的同时还有些自责。

“不,我也是刚刚才到。”吉尔伽美什漫不经心的说着。

面前迟到的人倘若换做是别人,尊贵的他早已大发雷霆地叱骂那个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让他独自等待的杂种了,但是,身前的人是他唯一承认的挚友,重视友情的他并没有这么做。

恩奇都在他的对面走了下来,从怀里掏出笔和小巧的笔记本。带着因喘气而导致的阵阵颤音,说道:“那么,开始吧。关于你们之间的故事。”

吉尔伽美什沉默地注视了恩奇都一会儿,随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她叫阿尔托莉雅。她是我此生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也是我此生,唯一的所爱之人。”

想起她的秀丽面貌,他俊美的脸上不禁挂上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恩奇都在纸上迅速地写了几下,抬头,望着自己的挚友,用眼神示意他继续。

装藏往事的木匣被人轻轻地打开,名为吉尔伽美什的男人缓缓地道出了关于自己和自己的所爱之人阿尔托莉雅美好的过去——

那天,是我母亲的祭日,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我走在街上,没带伞,正好走经如今的这间咖啡馆,怀着避雨的目的,我走了进来。在这里,我遇见了她。

我坐在了如今的这个位置上,望着窗外,一语不发。

她身着服务生服走了过来,询问道:“您好,请问您要喝些什么?”

我没有正视她,随手就点了一杯蓝山。

咖啡上来了,或许因为今天为哀愁之日的缘故,我破天荒地拿起平时在自己认为劣质平庸的饮品尝了一口。入口的却是令人哦难以忍受的苦涩。

黑咖啡。

我用力地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子碰撞木桌发出响亮的声响。

抬眸,对上了她那溢满着惊慌,自责,恐惧的精致碧瞳。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碧瞳……

碧瞳外裹着一层晶莹剔透的泪水,那是知晓了自己因粗心大意而拿错了咖啡所流下的呈现出慌乱的泪水,使我不禁心头一怔。

咖啡馆的店主因听见刚刚的声响而走了过来,一个劲地点头哈腰:“这位顾客,是不是本店有什么食品不合您的胃口?”一边说着一边还时不时狐疑地瞄了瞄惊慌失措的她。

到口的斥骂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扼住,随即竟成了对她的维护:“没事,退下吧。”

听到这句话,她的碧瞳一亮,原本的惊慌逐渐转化为了惊喜,犹如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孩童般,感激,欣幸。

我也为了自己莫名其妙地对她的维护而感到惊讶。

店主听后,愣了一下,然后说道:“那还请您慢慢品尝。”随即就走开了。

她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当她意识到在工作时间内不适宜说出口时,也默默行了个礼,便离开了。

我的脑中满是她动人的碧瞳,以至于忘却了手中拿的是黑咖啡,忘却了口中的苦涩,也忘却了,今天的一切哀愁。

雨停了,我走出了咖啡馆,碰巧遇见了下班后换回便装正在离开的她。

她看见我,怔了怔,说:“今天的事,真的非常抱歉。同时,我也深怀感激,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已经失去了现在的这份工作。”

我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身高仅仅达到我的锁骨位置的她,问:“你的名字?”

这是我第一次主动询问他人的名字。

“我叫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阿尔托莉雅……吗?不错。

她眨眨眼,脸色尴尬,说:“抱歉,刚刚的我险些就哭了出来,真是失态。或许当时心里正想着如果失去了工作就会没有饭吃了,所以眼泪才会忍不住吧…让你为难了,实在是抱歉!”言毕,她向我深深地鞠了一躬。和当时的惊慌失措不同,现在的她神色严肃。

噗……因为害怕失去饭碗而止不住眼泪,这算是哪门子的理由?我不禁升起了阵阵猜疑。

但,当对上她那诚恳的目光时,种种猜疑如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略微的震惊。

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人?为了这点不值一提的小事而去正正经经地鞠躬道歉。和其他杂种不同,她正直,认真,善良,固执得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那一刻起,这个名为阿尔托莉雅的少女开始在我的世界里逐渐占据了一个席位,她是世上稀数少有的珍宝,让我想去占有,想去呵护。

故事从这一刻开启,进入这间咖啡馆,是我此生最无悔的选择。

吉尔伽美什说到这里,拿起手中的黑咖啡,微微泯了一口。在别人看来难以忍受的苦涩,在他看来却意味深长。

“每当我想念她的时候,我都会光临这间咖啡馆,点上一杯黑咖啡,回忆着当时初见她的情形。”吉尔伽美什淡淡地笑了笑,“渐渐的,我发现我自己已经爱上了黑咖啡的味道。”

恩奇都笑意吟吟,握着手中的笔轻轻地敲了敲桌面,并没有说话,正感慨着自己的挚友终于学会了如何去爱。

“她喜欢阅读。其中,她最喜欢的书是莎士比亚的《亚瑟王》。她对亚瑟王死后的境界理想乡极其地向往,每当谈起理想乡,她都会流露出兴奋之色。”吉尔伽美什回忆着,“她的食量巨大,虽然吃相从容,但食量惊人。每每看着她进食,我都会产生除了自己以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人能养得起她的感想。”

“你们结婚了吗?”

吉尔伽美什点点头:“在相识短短一年之后,我们便结了婚。一向喜好黄金的我也因她的任性要求和把婚戒换成了银质。”

恩奇都督了督吉尔伽美什的无名指,那是一枚没有任何修饰的银戒,即便如此,也透露着至高无上的尊贵。

“没想到在我出国深造的这四年里,吉尔你就遇见了真爱,不错不错,有进步!”他的言语里带着略微的调侃之意。

“嚯?我的挚友啊,听你的语气,似乎对于我遇见真爱这件事而感到不满啊…难道,你是嫉妒了?”

吉尔伽美什的言语里透露着对恩【单】奇【身】都【狗】的讥讽。

这家伙究竟是如何如此厚颜无耻地曲折理解了自己言语中的意思?恩奇都愤愤地想着。

“抱歉,我并没有产生任何嫉妒的情绪。非常感谢你,吉尔。感谢你通过了这次谈话而为我的文章提供了这么多的灵感。”

恩奇都是一位作家,为了寻找灵感而同吉尔伽美什展开了这次的谈话。

吉尔伽美什阐述,恩奇都记录;吉尔伽美什回味,恩奇都思索。

“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客气了?朋友之间,不必言谢。”吉尔伽美什又泯了一口咖啡,“说起来,我还有事,先告辞。再会。”

面对吉尔伽美什突如其来的告辞恩奇都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最后也向着友人说了句再会。

“叮铃铃……”门上的铃铛再一次地响起,意味着吉尔伽美什的离去。

吉尔伽美什走进附近的一间花店,购买了一束湛蓝典雅的月季,随后,身影便消失在了街头的转角。

-------------------------------------------------------------------------

一个身材高俊的金发男人出现了墓园的门前,拿着手中的月季,迈开沉稳的步伐,缓缓地走进了墓园。

他站在一座大理石墓碑前,望着墓碑微微地出神,愁绪油然而生。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一年前,病逝。

“莉雅,可有思念你的丈夫?”

他对着空无一人的墓园说话,对着泥土里那个再也无法听见声音的人儿说话。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世上最远的距离,莫过于此。

“今天我向恩奇都分享的关于我们的过去,看样子,他貌似很是中意。”

四年,从当初咖啡馆前正经的鞠躬道歉,到如今草坪底下永久的沉静长眠。

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我曾经认为自己坐拥一切,无畏无惧,但最终还是没能阻止你生命的流逝。”

他永远也忘不了她临死前的情形,这段记忆已深深嵌入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

洁白的病房,浓郁的消毒水气味。

阿尔托莉雅的手背上吊着药水,正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病魔已将她折磨得不堪一击。“吉……吉尔……伽美什……”她苍白的唇中无力地吐出这几个字音。

“莉雅,我在……我在……”他紧紧地握着她娇小的手,身体正在微微地颤动,生怕下一秒她将不复存在。

明明在母亲逝世的时候也未曾哭泣,但在这一刻,他在心爱之人面前流下了痛苦的泪水。

“照……照顾好卢伽娜………”

“不许这样说……你将活到一百岁,你将见证卢伽娜的成长,你将与我白头偕老!我绝不允许你在这个时候离开!”他从未感觉到如此的慌张,从未感觉到如此的恐惧。

阿尔托莉雅凄美的笑了,宛如一朵凋零之花。她轻轻地抚摸着吉尔伽美什的脸颊,虚弱地说:“抱歉呢……吉尔……这次…我可能要稍微地任性一下呢……”

“嘀——”

一旁的心跳仪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在吉尔伽美什听来,那是多么得令人绝望。

心跳仪呈现的线条从原本弧度微弱的波浪线彻底的沦为了毫无起伏的直线。

她面带笑意的离开了,宛如一个熟睡的精致娃娃。

她的碧瞳,已永远地黯淡了下去。

那一刹那,他想起了很多东西。

“吉尔伽美什先生,你愿意迎娶这位女士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穷,疾病或者残疾,你愿意吗?”牧师严肃的声音。

“爸爸……妈妈………”卢伽娜稚嫩的声音。

“吉尔伽美什,为何你的厨艺会如此的高超??”

“吉尔伽美什,你这个不知廉耻的混蛋!!”

“吉尔伽美什,你喜欢小孩子吗?”

“吉尔伽美什,我好累,让我靠一会儿……”

“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

“吉尔伽美什……”

以及,她的声音。
……………

情绪自那一刻起,轰然决堤。

回过神来,天空已下起了小雨。他撑起了随身携带着的黑伞。

啊啊,初遇她的时候,天上也是下着这种程度的雨。他感到了一丝朦胧的熟悉感。

心中百感交集,悲哀,愤懑,忧伤一下子涌了上来。

“时间不早了,莉雅,我也该离开了。期待着我下次的到来吧。”他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转身,离去。

时间可以冲淡负面的情绪,唯独冲淡不了他对她的思念。

他的身影消失在了蒙蒙细雨中。

那束月季,静静地躺在了墓前。

哀感顽艳。

那一夜,这位孤高的王者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了一个女孩,一个金发碧瞳的女孩。

她身着一袭浅蓝绿色洛丽塔裙,站在了她最向往的理想乡之上,微风拂过,吹动了她披肩的金发和着地的裙摆。

她的碧瞳中是满满的幸福,嘴角微微地上扬。

“吉尔伽美什,我回来了。”

【END】

果然,不虐的be文不是好be文。【哭】

【金剑】俘虏

一个上课时的小脑洞,码出来后发现意外的适合作为长篇的开头。至于会不会填,这个说不准,学业有些重。或许这个会永久的作为一个段子而已。
祝食用愉快。

“王,我军俘虏了敌军的圆桌骑士团首领。”

士兵在大殿中央毕恭毕敬的汇报着。

殿堂中,主座上,金发的男生正襟危坐。听到这个消息,血红立瞳中闪过一丝惊讶。

圆桌骑士团的首领,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

男人在心里默念出了这个名字,这个令他着迷的名字。
“带上来。”他说着。

“是。”
两个士兵押着一个娇小的女性走上了殿堂。

哐当…

哐当…

女人脚上的脚镣相互碰撞,发出了象征着耻辱的声音

她原本青色的战衣,现在已覆上了汗水,污泥与血渍。
“阿尔托利亚,抬头看着本王。”

身前跪下的人儿没有反应。

吉尔伽美什伸出手,捏住阿尔托利亚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看向自己。

四目相视。

多么漂亮的一双碧瞳。

眼眶中滚动着泪水,脸上不屈的表情不允许眼泪流落。
愤怒,懊恼,哀伤,无奈交织在一起,最终只剩下无限的仇恨。

啊啊,就是这种表情。美丽至极,动人至极。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要杀要剐任你处置!”

“哦?我的利亚哟,你以为本王真的会愚蠢到去杀害自己心爱的妻子吗?”他轻轻的笑了。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恼羞成怒了吗?”

“………!”

“舍弃手中的剑,嫁与吾为妻,阿尔托利亚。本王将把世上所有的欢乐都尽数赐予你,染上本王的颜色吧!”他高声宣告着。

“我拒绝!如今我的国家已亡,我已没有任何存在于世的理由,吉尔伽美什,杀了我吧!苟且偷生是骑士的耻辱!”身上伤口的结痂因她情绪的剧烈波动而破裂,刺痛感一阵阵传来。

“你不必这么绝望,阿尔托利亚。大不列颠并没有亡,只是纳入了苏美尔的版图罢了。人民将安居乐业,大不列颠也将在苏美尔的统治下走向繁荣昌盛。”

“……”阿尔托利亚犹豫了一下。

“从今往后,你将是我吉尔伽美什之妻。为了防止你自杀,本王将派人不分昼夜的盯着你。我美丽的利亚啊,好好享受吧!”男人笑的张扬。

刹那间,恐惧,不平,愤懑在阿尔托利亚心中油然而生。

她堕入了名为绝望的深渊,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