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咸鱼【渡瑞】

圈名渡瑞,标准辣鸡咸鱼文手。
主fate,全职
话废,污,无cp洁癖。
【fate】闪厨。金剑,迦周,拉二咕哒,燕青咕哒,枪弓。
【全职】少天厨。喻黄,周叶,all叶。
【刀剑乱腐】兼桑厨。土方组,烛俱利,双狐。
【其他】贺红,白米党,凛遥,真琴×我,信白,椅苍,雀苍。
呐呐,欢迎扩列w,企鹅号1011355438

被黄少天洗脑中。

我特么社保!

仓崎贤:

最近追了全职

沉迷美色(

【金剑】假如金剑组玩了FGO

hhhhhh上课时突发的一个脑洞,用两节自习课写完了。
欢脱向,文笔已死。
祝食用愉快。

【呆毛线】

“这是什么?”

阿尔托利亚疑惑道。

金色的卡背上印着Archer的图标。

这是她刚玩Fate/Grand Order以来抽出的第一张卡。

卡片在魔阵中旋转了几下,最终,她看清了来人。

“嗯?喔,利亚哟,真是让人意外呢,你居然如此主动地召唤出了本王。嘛,既然如此,就让本王难得屈身来取悦你吧。”

………

“……什么啊!卸游卸游!”

吉尔伽美什:( ´•̥̥̥ω•̥̥̥` )

【闪闪线】

『20~25日,Saber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  SSR☆5 UP』

“好机会!”

吉尔伽美什兴奋道。

他看了看时钟,19日23时50分。

还差仅仅的十分钟。

他点开了【购买圣晶石】,不知氪了多少单后,时针和分针最终指向了数字12,即为0点。

新的一天怀着希望和惊喜开启。

【返回】

他看了看自己所持有的圣晶石数量。

9993。

“哼,利亚哟,这回,你再怎么躲着本王,也无济于事了。”

自吉尔伽美什玩Fate/Grand Order以来,砸钱无数,都是为了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如今,在他的迦勒底里,SSR ,SR数不胜数,目不暇接,但唯独没有她的身影。

上次的圣诞节活动,Rider阿尔托利亚成为必送从者,上好的机会!但他却因为系统bug而错过了时机,那天,他差点就赶往了遥遥千里的日本炸了盐x,但是最终,他衡量弊利,忍耐住了。

SSR无数的他,每次十连都会出一个或两个甚至两个以上SSR的他,唯独抽不出自己唯一感兴趣的卡。

这算是欧还是非?

【十连召唤】

【确定】

齐格飞:对不起。
阿蒂拉:————
花嫁尼禄:————

第二次【十连召唤】
高文:————
Saber兰斯洛特:————

“……你们家主子呢?!!”
吉尔伽美什在心中咆哮。

莫德雷德:————

“……你爸…呸!你妈呢?!!”
吉尔伽美什再次在心中咆哮。

第三次【十连召唤】

冲田总司:————
尼禄:————
迪昂:————

第四次【十连召唤】

两仪式:————
宫本武藏:————
罗摩:————

看着一个个早已见怪不怪的金圈彩圈,旋转着一张张早已不抱希望的金色Saber卡,不知抽出了多少张金卡,不知抽出多少个满宝之后,圣晶石的数量仅剩3个。

大不了,抽完再氪!

最后一次,【召唤×1】

魔阵开启,彩光乍现。

一张金色的剑阶卡在阵中央转动。

吉尔伽美什的心情很是平静,或许是歪了太多次的缘故。

最终,光芒褪去,卡面上映出了一张金发碧眼的少女的面孔。

他惊讶的同时也伴随着兴奋。

那张让他苦苦等待的面孔。
那张让他朝思暮想的面孔。

如今,却是离他如此的近。

各种情绪波涛涌动,仿佛将在下一秒便会决堤。

这一刻,他看到了名为希望的光芒。

“试问,你就是我的御主吗?”少女严肃道,“…唔?”她精致的面孔上闪过一丝错愕,“吉尔伽美什?为何是你?…嗯,算了,既然是你召唤的我,那么,从今往后,我会竭尽全力护你周全的。”

“该被保护的是你吧?吾妻。”

向着五宝利亚,进【再】发【氪】!

【END】

最近刷fgo的材料刷到没时间码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来打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在某瑞极度嚣张的时候,TA的爪机被麻麻关小黑屋了】
…周末见,双更(≖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