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i.

文笔?那是啥?能吃?

这里是骞七
叫我小骞或者骞骞就好

初三低产中(你一直都很低产)
那个…其实各位小天使的评论我都有很认真地去看,但因为本人是个尬聊小精灵所以也不知道该回复什么…(哭)


【全职】

<喻黄>
<周叶>
[微微吃一点叶蓝]


【凹凸】

<雷安>
我大雷狮是攻!攻!!【撕心裂肺】

ABO控。
国漫厨。
话废。
一个想成为文手的咸鱼。

欢迎私信唠嗑w

我要吹酿总一辈子!!!酿总她是神!!!谁敢反对酿总,我就打爆他的狗头!

扎心了呢,之前的金剑文全都是严肃向,但所获得的小红心寥寥无几,每一篇都是我的心血,即使获得的认可不多但我还是默默坚持的写下去,但在后来我撸了一篇《假如金剑组玩了fgo》,我可以保证,这绝对是我最写的最不认真一篇,但获得的红心却是之前那些我认认真真写甚至修改过无数次的文的两倍甚至三倍,那一刻看着这篇欢脱向的文被上百人所点赞的时候我的内心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难道认真写的文没人看,而这些随随便便、寥寥几笔的文却能获得这么大的热度?既然这样,那我何必还要如此认真的产粮?直接欢脱日常向得了。我并不是说欢脱向作品不好,但是一些严肃向的佳文往往都无人赞赏【等等我并没有在说自己的文很佳我只是再拿我粑粑举例 @诀赋 粑粑对不起我错了pwp】这段日子混了其他的圈,也渐渐明白了金剑圈的同人文风格普遍都和别的圈不同,金剑圈的风格从大体上来看都是偏向于华丽细腻的那种,其他的圈总体来说都是日常风,当然这也怪不了金剑,毕竟原作fate系列金剑的风格就摆在那,华丽风的当然会居多,可能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魔王大大,不得不说,《我你我你》是金剑同人的巅峰,给金剑圈内带来的影响绝对是非同一般的,不少的圈内人士都是把这部作品当做是信仰来捧的,久而久之文风也会受自己喜欢的大大的影响,之后的金剑萌新看到大大们总体的文风是这样自然也会跟风是不是,等等这话题怎么越跑越远了?金剑我认为是一对如果真要萌那就会萌的比较辛苦的cp,不用我说大家也能明白金剑在fate圈里是什么地位【emmmm】好了我已经忘了我一开始是想表达什么了,就这样吧…大半夜不睡觉瞎扯了一大堆emmm如果我的话说的有些过分的请各位指出来w

能抢到超新星的,双取关吧。
:)

去了趟珠海长隆,在企鹅馆内拍了张照,然后发给了自家对象 @伍玖-想做乖巧的诱受
上面的字是她加的【笑】
毫无违和感

【少天生日贺文】关于那个温文尔雅的梦魇到底是谁

咳咳。
喻黄向www
幼儿园文笔。
ooc非我莫属

﹉﹉﹉﹉﹉﹉﹉﹉﹉

喻文州。

不知为何,这个名字一直存在于黄少天的意识里。

黄少天曾经非常吃力的将自己的人际圈寻了一遍,依然都没有找到“喻文州”这个人。

这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个人?

黄少天疑惑着。

这个人,从多久之前就存在于自己的意识里了?

黄少天记得不太清了。

他甚至连喻文州是不是现实里的人都不敢确定。

或许他是某篇新闻的当事人,或许他是某本滥小说的苦命男主角,再或许…是某个正在晒太阳的和蔼老头。

总之,“喻文州”这个名字一直存在于黄少天的世界里,但黄少天怎么都想不起来他是哪位。

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黄少天挠头。

——————————

那么,话归正题,喻文州到底是谁?他又是黄少天的什么人?黄少天是通过什么途径得知这位人物的?

其实,喻文州,是一位梦魇。

他能知晓黄少天的一切。

比如他不喜欢秋葵。

比如他是个游戏高手。

比如他对晚上八点档的那出连续剧不屑一顾甚至已经在心底吐槽了数次。

比如他不怎么喜欢小区里的那个一直想和自己交好的男的,甚至想冲着他的脸来上一拳。

喻文州日常的任务就是,对黄少天扑朔迷离的梦境修修补补,偶尔还会吃掉一些噩梦,免得自己家的少天会被吓到。

对此,黄少天毫不知情,他甚至对噩梦没有一定的概念。

有一次他的死党张佳乐在和他分享关于自己昨天做了什么什么噩梦时,黄少天一脸懵逼。

哈?这都什么鬼?

黄少天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嘲讽.jpg

一次偶然,他捧着第七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翻到了里面对于噩梦这个词的解释。

【噩梦】 可怕的梦。

什么叫可怕?梦境不都是很美好的么?不都是让人沉迷其中不愿醒来的么??

怎么会存在可怕的梦境呢?

黄少天不解。

其实,烦烦啊…

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

喻文州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注意到黄少天的呢?

喻文州本人也记不清了。

他只记得,刚认识黄少天时,黄少天还很小。

当初他刚刚偷逃出了妖界,来到了人间,然后遇上了幼小的黄少天。

明明年纪这么小,就这么调皮捣蛋,同龄的孩子都是口齿不清,就他口齿伶俐,整天叨叨个不停。

喻文州笑了笑。

趁黄少天睡着的时候,悄悄的捏了捏他的脸蛋。

从此,喻文州就盯(?)上了黄少天。

一直陪伴着他左右。

当黄少天进入奇幻的梦中世界时,喻文州都会跟在他的后面守护着他。

喻文州在黄少天每一场梦境都会留下自己存在的痕迹。

每一次,黄少天醒来的时候,他都不记得自己梦中那个和他并肩作战的小伙伴。

他会想起喻文州被风吹动的衣角。

他会想起喻文州迎风飘扬的围巾。

他会想起喻文州高挑帅气的背影。

但是他不会意识到那就是喻文州。

喻文州无奈。

自己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傻小子呢?

梦境中,他行走在炎热荒漠里,抬头望去,天上有恶龙横飞。

梦境中,他乘着小舟,行驶于湖上,霎时,鲲从水中跃出,溅起巨大波浪。

梦境中,他步履悠闲,穿过绿林,同少天一起去拜访山上的仙人。

这就是黄少天的梦境,变幻多端。

时间流逝,眨眼间,黄少天快要十七岁了。

自己的陪伴着他十多年了。

十七岁的花样年华,自己是不是该给他一个惊喜呢?

喻文州决定自私一下。

————————

八月十号。

晚上八点。

“呼,累死了。”

参加完志愿活动晚归的黄少天靠在门上,掏出裤兜里的家门钥匙,对准了锁孔插了进去,然后拧开,“啪嗒”一声,自家大门开了。

嗯?

什么情况?

怎么家里开着灯?

黄少天惊讶,明明他是自己一个人住的。

难不成进了贼!?

蹑手蹑脚的走进客厅,一手抄起了鞋柜上的羽毛球拍,一手摸着裤兜,随时准备把手机掏出来报警。

只见客厅就如他出门前干净整洁,一点都不像进了贼的模样。

沙发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朴素的蛋糕,鲜白的奶油,简单的裱花绕了一圈,上面只有仅仅几个娟秀的字:

祝少天:
十七岁生日快乐!

沙发上坐了一个男人,男人见到黄少天走进来,抬头看着他。

他是…?

黄少天觉得男人非常眼熟,他眨了眨眼,快速回想着。

“我叫喻文州,第一次以这种方式见面,会不会觉得有些唐突?”

喻文州说着,仿佛对黄少天的一脸震惊视而不见。

他轻轻地笑了笑,眼底是藏不住的温柔。

“生日快乐,少天。”

【END】

「震惊·喻文州让黄少天吃秋葵的真实原因竟然是!」

预备写文

伍玖-想做乖巧的诱受:

  自我脑洞注意!自我脑洞注意!自我脑洞注意!
  和媳妇唠嗑时灵感突发的产物!ooc算我的!高能预警!


  众所周知,我们剑圣大大黄少天最不想吃的东西就是秋葵了,可是身为蓝雨队长的喻文州,却时不时会提醒(亦或者是惩罚)少天去食用秋葵,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有人说,秋葵有补肾的功能,但是少天真的是那么需要补肾吗?吃过秋葵的同好告诉我,「秋葵里面带有一定的滑液,黄少可能是不喜欢那种滑腻的口感吧」
  哦………………………………………
  那么如果这么说来,黄少不喜欢滑腻的口感的话,那么…
  他应该也不喜欢舌吻和kou交的感觉吧「doge脸」
  原理是一样的不是吗?滑♂腻的口感~
  现在知道为什么喻文州让黄少天吃秋葵了吗?


  嗯…知道就好
 
「p.s 我是真的不知道秋葵吃起来是个什么味儿啊,所以听媳妇是这么说的,于是就想到这么一个脑洞了,有人大大愿意领脑洞写文吗…给你们比心」

【扩列】无聊瞎扯,如果看完了的话给你们比心

帮对象扩一扩

伍玖-想做乖巧的诱受:

   这儿伍玖,嗯,叫小伍小玖老伍老玖什么的都是没问题的,是个烂在二次三次懂得特别少的人,坐标古都,同城漫展可以来面基。


   厨:宝井理人 冰上的尤里 全职高手 刀剑乱舞 FATE(现在主玩FGO,日服注意,有同好可以私信要id,这里渣练度有个100级弓呆,求个大腿)


   技能:滴胶(求个人来找我下单吧...) 橡皮章 热缩片 透明coser 画也能画点但只能临摹 


   接受各种安利,喜欢每天能陪我聊天的天使们,高二住校生,妹子,腐,轻微外貌协会,先话废后话痨,拒绝玻璃心公主病直男癌,心情不好脾气会暴,不过会对每个小天使温柔以待。


    扩列戳Q:3356428904


    来一起创造只属于我们的故事吧~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周叶】救赎

*虐
*ooc
死神周×凡人叶
雷者慎入。
文笔已经死掉【摊成一团】

周泽楷是一名死神。

他所触碰到的生灵,都将逝去。

没有人能看得见他,他没有任何伴侣。

人间的生死离别,他已经见过太多太多,心早已麻木,情早已冷却。

多年以来,他身着风衣,行走于各地,把那些将死之人送于天堂或驱于地狱。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孤独地游走着,没有任何人知晓他的存在。

平淡而又平常的一天,他接到指令,前往了一家医院。

医院是他最频繁出入的地方,一个人的诞生和死亡都发生在这里。

又要有人死去了。

周泽楷默默地想着。

心无波澜,他来到了将死之人的房间。

宁静的房间内的空气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病床上躺着一位青年,苍白的脸庞,干裂的双唇,他紧闭双眼,长长的睫毛如同鸟翼,病魔已经将青年折磨得骨瘦如柴。

周泽楷静静地打量着青年,黑郁的眸子宛如一汪深潭。

“请原谅在下的不敬。”

他缓缓开口。

这句话,在他每一次结束生灵的生命之前都会说出口。

死神也会为了自己的工作而感到罪孽吗?

周泽楷摘下手套,欲伸手抚摸青年的额头。

抱歉了。

修长的手指距离青年的额头只有一厘米的时候,青年的睫毛颤了颤。

周泽楷一怔,手停了下来。

随后,青年睁开了眼,眼神朦胧,他望着周泽楷。

“你是?”

青年问着。

周泽楷大惊,他环顾四周,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

他是在对自己说话?

“就说你呢,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

青年再次开口,言语间满是慵懒。

周泽楷沉默。

现在的他又惊又喜。

惊的是面前的人儿能看得见他,喜的是终于有人能看得见他。

半晌之后,他才回答:“周泽楷。”

“嗯?”

“我的名字。”

“你怎么会在这?”

叶修在脑中搜索了一下,他根本没有叫做周泽楷的朋友,亲戚就更不可能了,他已经许久未与家里联系,病重的事家里更是一概不知。

周泽楷再次沉默。

应该说吗?自己的身份其实是死神这种事。

考虑着该不该开口这个问题的同时,他又不得不考虑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自己究竟要不要触碰叶修。

他是应当死去的人,但他却是唯一能瞧见自己的人。

让他亡去是自己的职责,但自己已经寂寞了太久太久。

碰,还是不碰?

叶修再次开口:“既然不愿意说那就罢了,作为礼貌我也应该自报姓名对吧?我叫叶修。”

“嗯。”

叶修…吗?

周泽楷在心中默念了一遍叶修这个名字,虽然他表面上没什么动作,但内心已犹如海浪般波涛汹涌。

他欣喜若狂。

这句话,是对着自己说的。

上一次与别人对话是在什么时候?

生前吗?

他已经记不清了。

愿众神能原谅他的自私。

这个人,他无法下手。

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匆忙的走出病房,留下房内一脸茫然的叶修。

——————————

因为周泽楷的心软,叶修没有死去,奇迹般的,他的病情开始慢慢的好转。

医生们大为震惊,所有人都认为这又是一例可以被记载在医学史册的奇迹。

一个月后,叶修出院,他来到了公园内的湖边,一言不发的抽着烟,望向波光粼粼的湖面。

宁静而又美好。

“别藏了,出来吧,我知道你在我附近。”叶修叼着烟说。

良久,周泽楷出现在了叶修的身后。

“你这小子,一直监视着我是想怎样?哥身上可没有值钱的东西喔。”

……

“你…很独特。”

叶修纳闷,什么叫他很独特?自己哪方面独特了?

“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死神。”

“哈?”

叶修惊,感情这家伙是中二病还是角色扮演?

周泽楷的眸子又深了几分,罢了,反正他早已料到叶修会不相信。

“我并不会伤害你。”

“但愿。”叶修回应。

死神…叶修一想到死神,脑子里就会浮现起骷髅头,手持大镰刀,身披黑斗篷这个经典形象,他打量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周泽楷,全身以黑色为主要色调,要论死神的话,的确又点相像。

难不成是现代版的死神?

叶修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我能一直陪伴在你的附近吗?”周泽楷问。

“…如果你真要这么做,我即使说‘不’也无济于事对吧?”

“……”

这算是答应了吗?

周泽楷再度欣喜。

仿佛得到救赎的那个人是他。

“谢谢。”周泽楷微笑着说。

“……”
这次却换叶修沉默了。

微风拂过,吹动了微微青草。

——————————————
就这样,周泽楷一直陪伴在叶修左右。

春天,春雨绵绵,他撑着伞,望着正在湖边垂钓的叶修。

夏天,蝉声鸣鸣,他坐在树荫下,凝视着叶修,他正躺在草坪上浅眠。

秋天,红叶飘飘,他坐在树干上,叶修一边抱怨着,一边清扫着树下的落叶。

冬天,雪花纷纷,他望着窗外,叶修正在室外堆着雪人。

时间慢慢流逝,五个春秋,五个年头,眨眼间,周泽楷已经陪伴了叶修整整五年。

野花依然会绽放,有人死去,也有人新生。

周泽楷已经深深的嵌在了叶修的生命中。

五年以来,他从未触碰过他。

叶修知道,他是死神。

叶修也知道,只有自己知晓他的存在。

之后的一个平凡的日子,叶修在房间内抽着闷烟,眉头紧撅。

看见叶修这个样子,周泽楷问:“怎么了?”

叶修转过头,掐灭烟蒂,望向周泽楷的幽深的眸子。

周泽楷不言,同样也望着叶修的双眸。

两人对视许久,叶修首先打破了沉默。

“那个,小周啊。”

“…?”

“有个问题,我一直都想问。”

“嗯。”

“既然你是死神的话,五年前,你为什么会找上我?”

“……”

“其实,我本应该在五年前就会因为病重而死去吧?”

周泽楷一惊。

“小周,你知道吗?”叶修又说,“其实…”他有些犹豫,“其实,我发现我早在很久以前就爱上你了。”

“叶修…”周泽楷惊愕,已经兴奋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刚好,他也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爱上了叶修。

“小周。”

叶修站起来,朝着周泽楷的方向走去。

看着叶修缓缓地走来,周泽楷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后退。

不要接近我…

不要触碰我…

“周泽楷。”叶修轻轻唤着他的名字,很快就追上了他,抓住了周泽楷的衣角。

“叶修…请放手…不要碰我…”周泽楷惊恐自己一个不小心,他爱着的叶修就会不复存在。

“听好了周泽楷,”叶修微微抬头,凝视着周泽楷,“我本应该在五年前就会死去,因为你,我才会有这有你陪伴的五年。”

“小周,”叶修深吸了一口气,“我爱你。”

随后,他轻轻的吻上了周泽楷。

吻持续了仅仅的五秒,叶修倒下了。

他已经陷入了永久的长眠。

周泽楷扶起叶修的身体,潸然泪下。

你为什么这么傻…

你本不应该爱上我的。

周泽楷陷入了绝望之中。

没有了心爱之人的陪伴,永恒的寿命又有什么意义?

他咬牙,从风衣内掏出了一把匕首,毫不犹豫的向心脏捅去。

这把匕首是历届死神的随身携带之物,往往用以关键时刻,能杀死一切的武器。

包括死神自己。

刀刃穿过心脏的那一刹那,周泽楷感觉到了一丝解脱。

是啊…

孤独了这么多年,也该结束了。

在生命最后的时刻,他轻轻吻上了叶修的额头,吻上早在五年以前他就该触碰的位置。

他凄美的笑了。

“我爱你。”

【END】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淡圈通知。

决定,淡圈。

在这个圈子里真的萌的太累了。
fate的主题貌似只有一个,撕逼,撕逼,撕逼。

七月中旬我将会同父上还有金剑圈内的其他几个写手联文,这将是我为金剑所撰写的最后一篇同人。

感谢这几个月来大家的支持和陪伴。

那么,有缘再会。